多年以后

掐指算来,已经有将近十年没有再写过文章。在这十年中,开心已经从当年那个挥斥方遒、充满朝气的年轻人,变成了曾经自己也厌恶的中年油腻大肚男了,好在头发仍然茂密,让我暗自可以庆幸一二。

这几天在上下班路上,漫无目的的翻看自己过去写的随笔,依稀看到了那个狂妄青年,但文中的好多细节却几乎无法回忆完整,甚至怀疑是不是某些场景是不是来自自己的杜撰。

不惑之年过后,人生反而增添了更多困惑。原来曾经坚信“开心就好” ,四十之后,却逐渐丧失了信仰,开始漫无目的的漂着。

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,

象朵永远不凋零的花

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

看世事无常,看沧桑变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