码根码的悲哀

开心写连载似乎从来没有过从头写到尾的时候,总是因为时间的原因而中途把许多连多连载就剩下了三五篇。唉,这也是开心就好的悲哀吧。

 其实早在上大学的时候,读98年的《电脑报》合订本就知道了码根码的事件,不知道各位盟友是否听说过:码根码的创始人,恕我不记得他的姓名,是一位中老年的知识份子,平时励精图志,想为中国人开辟一个更好的汉字输入法,于是加入了万码奔腾的角逐中。可是诚如许多IT业内人士所见:汉字输入法已经进入了一个定型时期,面对着声音输入法及手写输入法等的冲击,而且王码的高速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超越的神话故事,想在这方面有所作为:难!!

 可是这位老先生,为了自己的理想,省吃俭用,把码根码开发了出来,据我所记,他的电脑可能还是286级别的,家里面在他开发出来这个码根码之后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,与王江民(五笔字型创始人),王林(王林快码创始人,我与此人打过交道)相比,简直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 在已经家徒四壁的情况下,在IT业界不靠广告就无法为人所知的情况下,老先生走了平生第一道冒险行动,买了几辆自行车,在北京城各大地铁站附近一溜摆开,每天早上五六点钟起床,开始环绕二环路在各墙上刷上了海报,而且由于老先生平时为人比较木讷,只会书写三个字:码根码。于是一夜之间,北京城的各处墙壁上都出现这三个奇怪的字符,还引起了一些好事之徒的怀疑,认为这是反革命的联络暗号之类的。后来在一次不幸中,他把海报刷到某个城区城管局的门口,被城管人员抓个正着,好象处以将近万元(或者是千元,我已经记不清了)的罚款,老先生哪有这么多钱呢,恰好这件事情被某家大报披露,又有某位IT业界的同仁,知名IT公司的老总捐给了某某万元,渡他渡过了难关。并且奉劝他以后不要再这么做。

 原来我就知道这么多,深为这位老先生的执著而感动。而今天晚上,在为一位朋友过生日的时候,我却亲眼看到了这位老先生,在中国人民大学门口的天桥(美其名曰:当代桥)上看到了这位可怜的老先生,今夜的北京是如此的寒冷,而这位老先生仅穿着一件单薄而且脏旧的中山装,站在当代桥上,手里拿着一张破纸,上书码根码,脚下摆了一个摊:放了几张码根码的软盘,嘴里面不住得向过往的行人低声叫卖着,至于词句,虽然我走得距他很近也不知道他喊得什么,似乎只是一位佛徒在那儿念着只有自己能够听懂的经文。如果没有看到码根码那三个字,你会以为这是京城为数众多的街头乞丐中的一员而已。而我却在第一眼就看见了码根码,立即让我想到了我原来曾经看过的那个故事,那个曾经让我心伤过的故事。

因为在那边闲逛,我上来下去经过数次当代桥,但是却没有看到有人向他问津,他脚下的软盘错落有致得放在那儿,却一盘也没有见少,似乎老先生站在那儿好久了,寒冷的风吹着,连身穿两件毛衣的我都感觉冷意,老先生也在那儿不停得跺脚,不停得搓手,却始终不放下手里面的那个招牌,那个他一生的信愿。我不清楚,这应该叫做执著,或者是叫做顽固。

每次走过他身边我都想仔细得看看他,并且数次把手放进自己的裤兜,摸了摸还算饱满的钱袋,但我想我的所做所为只能带给他一时的喜悦,甚至可能是伤害,因为我并不需要这种东西,因为这或者只是一种施舍。只是我的心好痛,好冷。

曾经有人为码根码事件写过评论,说政府应该对知识份子采取保护措施,也曾经有人提出过反对意见,说这是市场的浪潮,优胜劣汰。其实每一种说法都有自己的道理,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屈从于哪一种想法。但我仍然为我的所见感到作为IT人的一种悲哀。

 现在,我也站在了IT的起跑线上,也梦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超越辉煌,可以实现自己心中很深很深的愿望,我也想到过失败,也知道自己必定会遇到失败,也为这种失败作好了心理准备,可是看到老先生的境况,我才知道自己太幼稚,太天真。

 IT中其实应该有三个境界:做什么,怎么做,做最好。都是一步一步来的,其中我自己认为做什么才是最主要的,评论家可以说这是投机,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在投机。在确定了做什么之后,选择怎么做,而且要做最好,这些应该说就比较容易了。

 但是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会面临相当多的诱惑,让我们不知所措,于是不知道做什么,也不知道怎么做,更不会去争取做最好,于是相当多的人只是选择了做观众,去看那些风云英雄的成败故事。这就是所谓的平庸,不过平庸也有平庸的好处,因为我们虽然没有在角逐中的那种刺激,但我们可以享受平平淡淡才是真的生活。

对于成功,谁都没有过定义,连全球首富比尔盖茨也是在奋斗着,也在实现他未完成的愿望,也在诚惶诚恐中过日子。

 但是我还是相信,对于生活中的一切开心就好
 祝大家开心就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