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博客堂杯征文】抹不去的记忆

_作者:ivy, 邮件: _[email protected]


2001年7月,刚从学校毕业的我,带着所有人都会有的迷惘和憧憬踏上了找工作的漫漫长路。最后,就连自己也没想到,竟然进了电视台当编辑,从事了一份跟所学专业毫不相干的工作。日复一日的组稿,配音,出像,插画面……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台机器。 不到一年就厌倦了那种生活,在父母和朋友们的责怪声中辞了职。

  他是我在北大青鸟的老师,瘦瘦的脸上架着一副大眼镜,偶尔会露出阳光般的灿烂笑容,让人觉得和蔼可亲。他负责教我们c++和java。记得第一次上课,他除了在黑板上写下名字外,还留了自己的QQ号。他说,不上课的时候,有问题在那里问他…… 喜好上网的我,遇到一个留QQ号的老师,当然是满心欢喜。

之后,我们便经常在网上聊天,我呢,会经常问他一些学习中的问题。他总是耐心解答。而他,就经常问我,这里讲的好不好,那里讲的好不好?该怎样讲更合适之类的话。后来聊的多了,竟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 他说,也许是因为我们的个性很像――都属于那种在现实生活中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人。现在有了无拘无束可以畅所欲言的地方,理所当然的成了知音。

  他告诉我他是唐山人,毕业5、6年了,写程序写累了,现在转行当了老师。他还说,如果顺利,就打算在2002年结婚,让自己在陌生的城市里有个家……我说,等他结婚那天,就把自己评上先进得的奖品送他,再加上我祝福的话。他笑笑说,傻丫头,你留着自己用吧,有你的祝福,我就足够啦……

  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爱好,就是都很喜欢陈淑芬的画,每次在网上找到新的,都互相发着看。不同的是,他收集的都是女生的,而我,收集的当然都是男生的。过段时间,我们就会比一比,看谁的更经典一些。那个时候,我对他说,很想自己也画一幅,一幅属于自己的画。他竟然刺激我说,如果我能画出来,他就免费教我用photoshop,教我怎么用它处理我的画。

  他没想到,我真的把我美术专业的同学搬了出来,一板一眼的跟人家学画画,学什么叫做“三庭五眼”。 当我把我的画摆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张着嘴看了我半天,两分钟后才说出话。

还是表扬我的话,这才让我有勇气把画送给人家。

  那年快过春节的时候,我们c++的课程也差不多讲完了。他说想结了课才回家,明年来了直接开java。既然老师这么敬业,作学生的也不能太差。我答应帮他搞定回家的车票,不过是有代价的,嘿嘿,当然就是他们家的特产,蜂蜜麻糖和棋子烧饼。记得当时他拍着胸脯满口答应了。

 因为有个同学来看我,年前的最后一次课没去上。过年的那段时间,他没有上网,三十的时候只发来了短信当拜年。 程式化的熙熙攘攘之后,空气里渐渐的没了鞭炮的味道。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,后来在网上遇到,才知道他已经在办公室准备新学期的课程了。

  记得,那是新学年的第一天,本是满心欢喜的准备接着跟他学java,可没想到来上课的不是他,培训中心派了另外一个老师来讲。那个时候,只是单纯得以为,他接了其他班级的课,只是不教我们了。后来,同学们对培训中心的安排很不满意,于是提了很多意见。迫于压力,教务处的主任不得不告诉我们事实:他没有被调走,更没有辞职,而是那天下午,在来给我们上课的路上,出了车祸……  之后的话,我没有听清楚,只知道眼泪已经不听使唤的掉了下来。看着QQ上的聊天记录,手机上的祝福短信,仿佛刚刚还在跟他说话,他明明还在我们身边……. 老天就是这样倔犟的不公平,他才28岁,才开始设计他美好的未来。他还有远大的抱负,还有他马上要结婚的未婚妻……所有的一切一切,他都没有办法再实现。那个时候,我才真正体会到了,什么叫做生命的脆弱。

 到现在,时间已经过去一年,我的ACCP也早已经毕业。我的老师,我不会忘掉他,忘掉他说的话,他虽然不是MV P,虽然没有响当当的名号,可我,还是觉定写他。他除了教会我写代码,还对我说了很多可供我享用一生的话。我想,之后的日子我会坚强,为了所有关心我的人,为了他,我的老师。